demo

试图解决问题的人从来不是残忍的人,是制造问题的人残忍。我从没有打算遵守小市民的道德规范。

深♈️海鱼:

存档灵魂:




【文】廖一梅








试图解决问题的人从来不是残忍的人,是制造问题的人残忍。
不是我发明了这个世界上的问题,是存在这些问题我想知道原因。




我从没有打算遵守小市民的道德规范。
接受是容易的,难的是拒绝。
人其实是所有准则都来源于他人,自我思考比什么都重要。




我从来不屑于做对的事情,在我年轻的时候,有勇气的时候。
年轻时并不知道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但一直清楚地知道我不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那些能预知的,经过权衡和算计的世俗生活对我毫无吸引力,
我要的不是成功,而是看到生命的奇迹。




我坚信,人应该有力量,
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从泥地里拔起来。




每一个人都很孤独。
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
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我不是正经人,但我是一个严肃的人。
说一个人是正经人,意味着你要遵守什么社会规范,
尊重传统习俗,符合世俗道德。我不是那样的人。
而严肃的人希望自己的生活是有目的的,
不是随波逐流的,不是及时行乐的,
是能获得某种意义的。




我最反感的是,把生活变成了日子。
只是“过日子”的话,
生活就变得无聊、琐碎、暗淡,
就没意思了。
但实际上,日复一日,
大多数人都在过日子,
没有多少人是真正在生活着。




红舞鞋终会变成一双难看的破鞋,
为了摆脱它,
那可怜的女孩砍掉了自己的双脚。




当我们谈论爱时,
我们谈论的不是同一种东西。




我相信一见钟情,
而且,只相信一见钟情。




在世界没有的太坏之前,抓紧时间做爱吧!
你要真敢强奸我,我还真懒得反抗。




大家顶着爱这个词,干尽了人间丑事。
欲望以他的方式探索神圣。




痛苦和欢乐是一张纸的两面,这张纸就是生活。
他们俩是相随相伴的,一张纸只有一面是不可能的,
大家只重视欢乐的这一面,
其实对我来说,我更重视痛苦的那一面,
最终教会你什么东西或引导你成长的更多的是痛苦。




你如果是个一辈子都快乐无忧的人,
你肯定是个肤浅的人。




大家都是
通过面具
来互相辨认的。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的度过一生?",细细分辨,
哪个人的生活不是由秘密和谎言堆砌而成的?
但是,巧妙的度过一生又有何意义?
不过是辗转腾挪的生存技巧,
技巧越高辗转腾挪得越好就离真相和本质越远。
我宁愿的笨拙的度过一生。




生活不过是一个沙漏,
正着放,反着放,
怎么放都是同样的时间流逝。




一张失去勇气的脸
真丑。




有洋葱
就有眼泪。




像你这样的美女
要是讲原则
就太不体面了。




纯情和色情一样好卖,
都是故作姿态。




婊子是牌坊的通行证,
牌坊是婊子的墓铭志。




男人讲仁义道德多半是伪君子,
女人讲仁义道德多半是丑八怪。




这世界上有你,
对我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因为你,我害怕死去。"








——摘自《像我这样笨拙地活着》






存档灵魂:

"果实,从树上坠落"——声音谨慎而又低沉,在不断的歌声中,传来森林宁静的幽深。


【俄】曼德尔施塔姆


果实,从树上坠落
声音谨慎而又低沉,
在不断的歌声中
传来森林宁静的幽深


1 9 0 8 .


处境

仓巴:

我所有的小心翼翼


都是以愤怒收场


在街角,在大厅


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


我把自己关在装口琴的盒子里


隐藏颓唐不堪的样子


在幽暗的角落里


让满肚子的怒火燃烧


我透过镜子


看着不认识的自己


用最阴沉的语调


抱怨一切不符合我情绪的事物


这不是我内心的希冀


我向往的那些诚挚的故事


善良的男人和女人


他们没有见过我的裸体


这个循规蹈矩的世界


带着阴险的笑容


我需要穿上一套灰色的礼服


去看心理医生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英]达纳.佐哈 伊恩.马歇尔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的渴求,你是否敢于梦想去满足内心的渴望。

你的年龄有多大,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为了爱,为了梦,为了生气勃勃的奇遇,你是否愿意像傻瓜一样冒险。

是什么磨圆了你的棱角,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触碰过自己受伤的心,是否因生活辜负过你而变得豁达,抑或因为害怕更多的痛苦而变得消沉和封闭。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痛苦着我的痛苦而不是避开它,躲着它。我想知道,你是否能欢乐着我的欢乐,是否能狂舞一曲,让快乐溢满你的指尖和脚趾,而不是告诫我们要小心,要现实,要记住做人的局限。

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为了忠实于自己而敢于令他人失望,是否能承受背叛的指责而不出卖自己的灵魂;是否能做到诚实可靠从而值得信赖。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领略美是否因为生命的存在而追溯生命的起源;我想知道你能否身处逆境,却仍然站在湖边,对着银色的月光喊道“真美”。

你在哪里生活、拥有多少金钱,我并不关心;我想知道,在一个悲伤、绝望,受到严重伤害的夜晚之后,你能否重新站起来,为孩子们做些需要的事情。

你是谁、何以成为现在的你,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会同我一起站在火焰的中心,毫不退缩。

你在哪里受的教育、学了什么或者同谁一起学习,我不关心;我想知道,当一切都背弃了你时,是什么在内心支撑着你;你能否孤独地面对你自己,是否真正喜欢你在空虚时结交的伙伴。



=======================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ache for, and if you dare to dream of meeting your heart’s longing.
  
  It doesn’t interest me how old you a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risk looking like a fool for love for your dream, for the adventure of being alive.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planets are squaring your moon.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er of your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become shrive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f further pain.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it with pain, mine or your own, without moving to hide it or fade it, or fix it.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with joy, mine or your own; if you can dance with wildness and let the ecstasy fill you to the tips of your fingers and toes without cautioning us to be careful, be realistic, or to remember the limitations of being human.
  
  It doesn’t interest me if the story you are telling me is tru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disappoint another to be true to yourself; if you can bear the accusation of betrayal and not betray your own soul.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faithful and therefore be trustworth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ee beauty even when it is not pretty every day, and if you can source your life on the edge of the lake and shout to the silver of the full moon.
  
  It doesn’t interest me to know where you live or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get up after a night of grief and despair, weary and bruised to the bone, and do what needs to be done for the children.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o you know or how you came to be he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stand in the center of the fire with me and not shrink back.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ere or what or with whom you have studied. I want to know what sustains you from the inside when all else falls awa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alone with yourself and if you truly like the company you keep in the empty moments.

(在豆瓣上找到的全文

阿暖:

让自己独处,


孤独到极致,


直至病态,


无数次与内心对话,


反思,成长,


不断积蓄力量,


让灵魂开出一朵花,


等春来时,


便破土而生,


做一颗枝繁叶茂的树,


冷漠,又温柔。


                                          于14-08-2015


                                                   暖


为什么你不断努力积累,最后却一步步走向平庸?

懒猫的慢生活:



有一个词叫做“生活成本”,说的就是生活本身是有成本的。


我挺喜欢下厨房的,忙的时候煮碗面,闲的时候煲碗汤。既有趣、健康,味道也好。所以也总是乐得其所,自己动手是蛮开心的,但是最头疼的就是厨房卫生。


家面积不小,平时咨询和课蛮多的,清理卫生就是一个让人非常头疼的事情。家里有很多各式各样的盘子和碗,当时看着好看就买回来了,个头非常的大,装的又比较少。每次做完饭之后,碗筷锅瓢都得收拾,这是让我最头疼的事情。


我是偏好整洁一些的,为了让多种多样的调料可以更齐整一些,我买了一个很大的调料架子。把它们从袋子里倒出来,倒在了干干净净的玻璃瓶里,刚刚开始的时候,厨房看起来干净整洁多了。日子一久,那些本来通透的瓶子,就变得浑浊、油腻看起来没有那么好看了,调料架子的缝隙中也有些黑色的污垢。清理起来非常麻烦,而且洗刷完了之后,很快又会重新变脏,需要经常维护。


我有一天在等汤的时候,看了一眼调料架子,心想:其实远不如用原来一次性的袋子装,用完了就扔了,也挺整洁的,不用花这么多时间维护它们。这时候,我想起了一句话: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为什么?生活中的每一样东西其实都会有维护成本。而我们的成长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增加成本的过程。我们慢慢得负担自己的生活,有家庭,孩子,房子,车子。生活的成本越来越高,负担也越来越重,事务随着职务升高不断的的增加。最终我们就会到达一个阶段:我们所有精力和时间,只能维持这么大的摊子,再也没有能力向外拓展了。


这可能是我们一步一步走向平庸的一种方式吧!


什么都想要,什么都要有,最终这些东西成为我们的私有物,围绕在我们身边。同时也消耗着我们的精力和时间,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臃肿,越来越承担不起变化。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交际能力非常强,朋友遍天下。


他在任何一个地方生活超过1年,我们出去吃个饭,一路上必然全是点头微笑,招呼不断。


有什么事情让他帮忙,几个电话,朋友们就可以帮他搞定了。他不论干什么,都是呼朋引伴,前呼后拥,生活看起来热热闹闹,蛮不错的样子。但是,每天晚上给他打电话,他不是在陪朋友吃饭,就是在陪朋友吃饭的路上,自己的时间特别少。有时候也能从他的嘴里,听到一些关于疲劳的字眼。


或许真的会感到累吧:圈子越大,能量越大,维护成本也便越高。最后回头一望,圈子本身就变成了负担。或许,拒绝平庸的方式就是轻装简从吧!占有的越少,负担就越小,包袱就越轻,牵挂就越少,同样羁绊就越少,顾虑也就越少。


生活简单、轻便一些,也就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可能性多了,或许平庸就少了。


文:船长


---------------------------------------------------------------


懒猫的慢生活(微信公众号:lanmaomanlife):让我们慢下来,欣赏一下这个灰色社会吧……阅读/创意/生活/旅行/摄影/城市→用心感受,也许你会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真正持久的力量存在忍受中, 只有软骨头才急躁粗暴,他们因此而丧失了人的尊严。

存档灵魂:


您不知道,沉默包含了多少力量。
咄咄逼人的进攻只是一种假象,一种诡计。
人们常常用它在自己和世界面前掩饰弱点。
真正持久的力量存在忍受中,
只有软骨头才急躁粗暴,他们因此而丧失了人的尊严。




——卡夫卡



沉默——所罗门说,有一个说话的时期,但也有一个沉默的时期。自然已证明——沉默的伟人终将说话!

存档灵魂:


【英】托马斯▪卡莱尔


是的,我将再说一遍,赞美这伟大的沉默的人们!


察看一下这世界喧闹的空虚,毫无意义的言词,毫无价值的行动,人们就会喜欢思索这伟大的沉默帝国。这些高尚的沉默的人们,散居在这里或那里,活动于每个领域,沉默地工作,任何晨报也没有提到他们!他们是地球的盐粒。没有这种人或这种人很少的国家,会处境不佳,像一片无根基的树林,很快就会枯萎。如果我们除了表演或道白出来的东西外别无他有,那么我们就是可悲的。


沉默,伟大的沉默帝国,高于星空,深于地底的王国!唯有它是伟大的,其余一切都渺小无能。我希望我们英国人永葆我们伟大的沉默才能,让那些在市井上到处可见的、不得不站在空桶之上滔滔不绝地演讲的训练有素的演说家,成为无根基的哪怕最青翠的树林吧!


所罗门说,有一个说话的时期,但也有一个沉默的时期。老塞缪尔·约翰逊说,他从不因需要金钱或别的东西而急于写作。


对这样伟大而沉默的人,人们可以问:“为什么你不起来讲话,宣扬你的体系,建立你的宗派?”他将回答说:“确实,到目前为止,我克制我的思想,但我幸运地能够保留它,没有任何非要说出它不可的强烈冲动,它是我依之为生的东西。对我来说,这就是它的伟大目的。”那么“荣誉”呢?荣誉同样存在,正如卡托谈到雕像时说:“在你们的广场上有那么多的雕像,如果人们问哪里是卡托的雕像,不是更好吗?”在这种沉默的天平上,我们可以说有两种雄心,一种是完全应受谴责的,另一种是值得称赞的和不可避免的。自然已经证明,伟大的沉默的人不会沉默得太长,而那种想在别人头上发光的自私愿望,则被证明是贫乏和不幸的。


“你寻找伟大的东西吗?你找不出来。”这千真万确。所以我说,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一种按照自然所赋予的特性来发展自身才能的控制不住的趋势,把自然放在你身上的东西说出来、做出来,是正当的、合适的、不可避免的;而且它是一个义务,甚至是一个人的一切义务的总和。可以确定尘世生命的意义就在于这一点——实现你的自我,创造你有能力做的事情。对人类来说,这是一种必然性,我们存在的第一法则。所以我们说,树立雄心是必要的,但要观察两种东西——不只看其地位,还有这个人对这地位的合适性,这才是问题之所在。也许这地位是他的,也许他有一种自然权利、甚至义务来支撑这地位!米拉波的雄心是成为首相,如果他是“法国唯一胜任此位的人”,我们能为这种雄心感到羞耻吗?


自然已证明——沉默的伟人终将说话!



人类有两大主罪,所有其他罪恶均和其有关, 那就是:缺乏耐心和漫不经心。

存档灵魂:


【奥地利】卡夫卡


 


真正的道路在一根绳索上,
它不是绷紧在高处,而是贴近地面的。
它与其说是供人行走的,毋宁说是用来绊人的。


所有人类的错误无非是无耐心,
是过于匆忙地将按部就班的程序打断,
是用似是而非的桩子把似是而非的事物圈起来。


人类有两大主罪,所有其他罪恶均和其有关,那就是:缺乏耐心和漫不经心。
由于缺乏耐心,他们被逐出天堂;由于漫不经心,他们无法回去。
也许只有一个主罪:缺乏耐心。
由于缺乏耐心,他们被驱逐,由于缺乏耐心,他们回不去。


许多亡者的影子成天舔着冥河的浪潮,
因为它是从我们这儿流去的,仍然含有我们的海洋的咸味。
这条河流对此感到恶心不堪,于是翻腾倒流,把死者们冲回到生命中去。
但他们却欣喜万分,唱起感恩歌,摸着这愤怒的河。


从某一点开始便不复存在退路。这一点是能够到达的。


人类发展的关键性瞬间是持续不断的。
所以那些把以往的一切视为乌有的革命的精神运动是合乎情理的,
因为什么都还没有发生过。



冠军不是在比赛中变成冠军,而是在准备过程的小时、星期及年月日里。胜利的演出只是他们冠军性格的展现。

存档灵魂:


"Champions do not become champions when they win the event, but in the hours, weeks, months and years they spend preparing for it. The victorious performance itself is merely the demonstration of their championship character.”——T. Alan Armstrong, Teacher


冠军不是在比赛中变成冠军,而是在准备过程的小时、星期及年月日里。胜利的演出只是他们冠军性格的展现。——艾伦▪阿姆斯壮 (老师)